主页 > 国内 >

粉红色的回忆伴奏

面对“百年空前”的变革,永远不要低估中国经济

    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千万别低估了中国经济

    

      远观经济

    

      现在很多机构和专家对中国经济的判断过于悲观了,而这种悲观的看法从过去的历史看绝大多数是错误的。

    

      错误预期

    

    

     /*300*250 原生 创建于 2016-03-03*/

     var cpro_id = "u2540721";

    

    

    

    

    

    

      很多人对中国经济的判断过于悲观了

    

      2018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谈及中国经济“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同时,特别指出,“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这个论断,在学者和民间虽然讨论已久,但在中央文件层面,还是第一次。这个论断,对于如何研判当下的中国经济,对于如何研判中国战略机遇期的新内涵,以及下一个30年中国经济的大趋势,都具有重要意义。

    

      众所周知,2018年中国经济在面临极其复杂严峻的形势下,外界关于中国经济未来的看法趋于悲观。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国内外的机构大多调低了对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

    

      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一期的《世界经济展望》将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6.4%下调到6.2%,世界银行对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也是6.2%。国内机构,包括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科院等普遍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低于6.5%。

    

      这些观点的对错暂且不论,但这种普遍的情绪,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大家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期,并进而影响企业家的选择和决策。今年我到很多地方调研,普遍的感受是,机构和专家们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影响了企业家的预期和情绪的。

    

      但是,我一直认为,这种基于短期的数据和指标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大多与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不符。很多机构和专家在对中国经济的判断上,容易受短期指标的影响,而不能从长周期的角度对中国经济做出正确的判断。

    

      不客气地讲,现在很多机构和专家对中国经济的判断过于悲观了,而这种悲观的看法从过去的历史看绝大多数是错误的。

    

      打造奇迹

    

      低估中国经济是过去人们犯的大错误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人们犯的最大的错误不是高估了中国经济,而是严重低估了中国经济。从1978年到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从3600多亿元人民币到超过82万亿,简单计算增加了227倍。按不变价格增长了33.5倍,年均增长9.5%,平均每8年翻一番,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1978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排全球第十;到1995年,超过了加拿大等国,排名第七位;2000年,超过意大利,成为第六;2005年,超过英国和法国,成为全球第四;2008年又超过德国,成为全球第三;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的比重超过了15%,每年的经济增量相当于一个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中国是全球第一贸易大国,进出口总量超过了4万亿美元。

    

      这种成就,放到人类历史的经济发展长河中也是奇迹。在1978年改革启动之时,没有一个人想到,中国能有今天。可以说,过去半个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事件就是中国在改革开放政策下的奇迹般崛起,而且这种崛起并非因为大家一致看好的“共识”,而是在很多人不看好的情况下。

    

      特别需要提及的是,过去4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改革开放走到今天为止,中国经历了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中国这么一个超过10亿人口的大国,一个改革开放启动时贫困人口超过90%的穷国,一个私人企业数量为零的国家,如何启动经济发展之路,没有任何现成的模板和学习榜样。

    

      危中有机

    

      中国在经济挑战中总是化危为机

    

      从过去40年中国经济经历的困难和挑战看,大的挑战至少有四次: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墨西哥金融危机。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第一次经历国际金融危机;第二次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这次危机的爆发,让中国发现危机就在家门口;第三次是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这次危机江爆发后,我们发现自己也卷入危机中;第四次就是本次中美贸易摩擦。

    

      现在很多专家对于当下中国面临的挑战,总是夸大其词。但是,从过去40年的历史看,至少在前三次重大挑战中,中国经济并未被打垮。而是在经历短暂调整后,实现了新的大幅度的跨越,这是历史事实。

    

      墨西哥金融危机爆发不久,小平同志“南巡”,中国正式确立了市场经济的路线,改革开放迎来了里程碑式的发展;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成功化危为机,国企改革取得重大突破;10年前的全球危机,中国经济无论在规模,还是对全球经济的贡献而言,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是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

    

      而本次中美贸易摩擦,就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而言,与过去三次大的挑战比,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其实是最小的。但是,大家在心理层面为什么预期悲观,一方面是很多专家并未站在历史的大周期去看待这次挑战,从而夸大了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另一方面,全球的政治经济的确在经历一个百年未有之变局,这种变局带给中国经济的,既有历史性的机遇,也有重大的挑战。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全球变局

    

      中国经济下行,问题更多在自身

    

      “全球百年未有之变局”究竟指什么?

    

      在我看来,过去半个世纪全球政治经济的最重大变局就是中国的崛起。改革开放使得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全球政治经济的版图因此改变。亚洲在全球经济中的总量超过了美国和欧盟,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极,从而使得全球政治经济的规则、关于人类未来的思考,以及全球化进程都在重新定义。

    

      伴随这种变化的,则是大国之间政经关系的重构引发的全球范围内的情绪和冲突,这是必然的。面对新兴大国的崛起,面对更多的国家要求参与全球治理规则的制定,中国在未来的全球秩序中究竟如何发挥作用,以及发挥什么作用,对相关国家势必产生一系列的影响。

    

      同时,经过40多年的发展,中国在积累了巨大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这给中国未来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这也意味着,中国战略机遇期的内涵也因此发生着重大的变化,我们必须有深刻的认识和全面的分析。

    

      比如,就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而言,今年很多机构把其归结为中美贸易摩擦。但事实上,就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和主要指标而言,中国经济今年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中国经济自身。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这些问题是前进中的问题,既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结构性的。要增强忧患意识,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如果将今年中国经济的下行主要归结于中美贸易摩擦,很显然是对中国经济目前的基本面认识不清,属于严重的误判。

    

      引擎转换

    

      周期转换为中国经济带来更大机遇

    

      站在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角度看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既有全球化周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逆转这种外部因素,也有中国经济处在转型升级、速度换挡以及动能转换的关键时刻,是各种长短周期叠加的结果。

    

      中国经济最关键的问题绝不是经济速度的下滑,而是在速度下滑背后,如何实现经济增长引擎“转换”,这是关键的关键。

    

      就中国目前面临的产业周期、技术周期、人口周期以及金融新周期而言,中国经济过去的老路已难以为继,必须下决心走高质量发展之路,必须下决心实现创新驱动,完成制造业的升级。显然,这需要一个既痛苦,又漫长的周期。

    

      可以说,中国经济正经历一个“发展的三峡”,各种新的挑战相继出现。三峡湾多水急,但如果坚持走下去,走出三峡,后面就一定是“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大好局面。

    

      就此而言,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各种周期的转换绝非仅是挑战,而是新的更大的机遇。若看不到这一点,就易对中国经济得出悲观的结论和预期。

    

      就此而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我国经济运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要善于化危为机、转危为安,紧扣重要战略机遇新内涵,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深化改革开放”等这些基于长周期的论断是完全正确的。

    

      短期稳定经济,我们有经验,也有办法。但当下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仍是长期问题和改革问题,需要通过更强有力的改革信号扭转对中国经济长期悲观的预期。

    

      “逆周期”政策是必要的,但逆周期政策的目的绝不是仅仅为了短期稳定,而是为下一步中国经济闯过“发展三峡”创造稳定的环境;供给侧改革也不是主要看指标看数据,而是要为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的转换构筑一个体制机制的框架;“六稳”也不是为短期的“稳”而“稳”,而是为顺应百年未有之变局,为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创造更有利的环境。

    

      长期向好

    

      慢下来,才能在下一个周期快起来

    

      中央一再强调“我国发展拥有足够的韧性、巨大的潜力,经济长期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我对此判断完全同意。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已经积累了向高质量发展的诸多有利条件,中国形成了全球最全的产业门类,形成了最适宜制造业发展的生态;中国的城镇化远远没有完成,下一个30年,近5亿多农民进入城市成为市民将是推动经济发展巨大的红利;麦肯锡预测,到2025年,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将达到8亿人口,将形成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8亿人带来的产业需求是惊人的;中国也已经具备向创新型国家转变的技术和产业基础,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领域的投资需求仍然处于饥渴状态。站在历史长河,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中国经济悲观。

    

      关键的是,一定要顺应百年变局,真诚推动改革,为中国下一个30年构建良好的公共治理和制度架构,稳定包括企业家在内的民众的预期。从其他国家的发展经验看,经济增速在这个阶段慢下来并非坏事,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摁一下暂停键,放慢速度,其实为中国下一步的发展提供反思和思索的时间。

    

      正如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所言:“对中国这样一个在21世纪发展如此迅速的国家而言,每隔一段时间就暂停片刻非常重要。这样不但不会让她落后,反而能确保她为自己所取得的每一个进步都打造一个坚实的基础。”

    

      有时候,我们需要慢下来检查一下我们的跑道和方向,才能在下一个周期更好地加速,才能在下一个周期真正地快起来。

    

      □马光远(经济学者)

当前文章:http://www.shufashichang.com/dxo/292828-379826-74467.html

发布时间:03:29:08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设计  产品设计  万彩吧  万彩吧  二四六彩  广州工业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万彩吧  广州设计公司  

{相关文章}

蚂蚁金衣加密码保险版面

    最近,浙江安特小伟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的保险业务布局已经“增编”,并计划按持股比例向其子公司国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增加5.1亿元的投资。

    最近,浙江安特小伟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特金衣”)计划向其子公司国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财产保险”)增加5.1亿元的保险业务。通过对蓝鲸保险的梳理发现,目前蚂蚁金衣拥有三张保险执照,覆盖了财产保险和人寿保险领域。专家表示,蚂蚁金衣保险的布局基本形成,但没有形成协同效应。此外,三家保险机构都处于亏损状态,一个接一个,还有“软肋”。为了补偿支付能力,安特金服饰公司最近计划增加其在国泰财产保险中的资本,国泰财产保险宣布,根据现有股权结构,所有股东打算以相等的比例增加10亿元的资本。增资完成后,注册资本将从16.33亿元增至26.33亿元。从股权结构看,国泰财产保险有三个股东单位,其中51%的Ant Gold为控股股东。事实上,这也是继国泰财产保险之后,安特金饰的首次资本增加。回顾过去,国泰财产保险自成立以来,在中国市场遭受了长期亏损,偿付能力面临压力。急需增加资金和血液供应。2016年7月27日,原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了国泰财产保险的注册资本和股东变更。作为战略投资者,安特金衣集团认购新资本8.33亿元。西甲赛程表_南平新闻网在获得保险执照的同时,它希望成为国泰财产保险的最大股东。在保险业务领域,它将成为重要的棋子。在资本充足率提高后,国泰财产保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显著提高,但随着业务消费的逐步扩大,2018年第三季度,国泰财产保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从2016年第三季度的613.43%降至167.95%。国泰财产保险公司处于中下层深圳租房合同_资讯速递网地位。国泰财产保险偿付能力充足率(%)(蓝鲸保险制图)“增加资金是加强国泰财产保险资金实力,满足后续发展的需要。”国泰财产保险对蓝鲸保险作出回应,称在技术使能后蚂蚁金牌服装的改造取得了初步成效。”一般来说,股东集体资本增加10亿元可能旨在提高国泰财产保险的偿付能力,增强其市场竞争力。那么,自从安特戈尔德成为股东后,国泰财产保险的业绩如何?据公众信息,2011年以来,国泰财产保险业务收入逐年增加。从2011年到2016年,人民币在1.63亿元至6.51亿元之间。2017年,也就是安特黄金服务第二年,保险业务收入翻了一番,达到13.0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15%。2018年前三季度,保险业务收入达到22.22亿元。从2011年到2016年,国泰财产保险继续亏损。2017年,国泰财产保险净亏损缩水至9.2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国泰财产保险净亏损30亿元,经营状况有所改善,但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国泰财产保险在内,蚂蚁黄金服务公司目前拥有的三家保险机构都处于亏损状态。回顾过去,安特金衣的保险雄心并不局限于国泰财产保险。早在2013年,安特金衣作为主要赞助商,与腾讯、平安等机构共同赞助成立了中安在线财产保险有限公司(0606060.HK,以下简称“中安保险”),目前持有13.53%的公共安全保险股份,是唯一的最大股东。2017年9月28日,随着“金匙”的诞生,公安保险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被誉为“多渠道资金”的“金融科技第一股”。当时,公qugan_新加坡资讯网安保险的市场价值一度高达1000亿元,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市场价值张艺兴张碧晨_360和腾讯网“萎缩”明显,目前只有约400亿元。此外,在新美人寿互保公司(以下简称“新美互保”)的初始运营资金提供者中,也有蚂蚁金衣的“数字”。其中,蚂蚁金衣出资3.45亿元,天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蚂蚁金衣子公司,51%的股份)出资2.4亿元,合计5.85亿元,占58.5%。具体看其他两家保险机构的运作,自成立以来,公安保险的保险业务收入规模迅速扩大。2014年,保险业务收入为7.94亿元。从那时起,它周期性上升。2018年前三季度,保险业务收入81.78亿元。相比之下,公安保险的利润状况并不乐观。2017年,公安保险亏损9.66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净亏损10.94亿元。就中美互保业务而言,2017年,莱西房产网_洪荒之混沌大道网中美互保业务收入4.74亿元,净亏损1.69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保险业务收入2.7亿元,净亏损8.44亿元。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在对蓝鲸保险的分析中表示,由于业务发展较早,资金消耗较快,而且固定资产较多。成本分担等因素也推动了成本支出。宋庆辉说,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软肋”,蚂蚁黄金服务保险业务尚未形成一个协调的“蚂蚁黄金服装保险布局基本形成”。目前,国泰财产保险正处于从传统保险公司向网络商业、公安保险定位“保险技术”和网络保险的各种子情境、中美健康保险和人寿保险相互转化的过程中。但企业间的协同效应尚未有效建立,这可能是蚂蚁金衣未来发展的“障碍”。宋庆晖进一步分析认为,目前三家保险机构独立运作,安特金衣保险生态链尚未打开。此外,在细节上,我们还可以看到“软肋”在蚂蚁的金衣保险布局。看看公安保险整体成本率高,缺乏核心竞争力,还是急需面对的问题。根据公共数据,从2014年到2017年,公安保险综合成本率分别为108.6%、126.6%、104.7%和133.1%。2018年上半年,综合成本率略有下降,但也达到124%。综合成本率主要包括综合成本率和综合补偿率。”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蓝鲸保险,作为财产保险公司的重要指标,公安保险的120%和130%的综合成本率已经很高,“这是一个严重的损失状态”。上述知情人士说:“从拆迁的角度来看,主要原因是成本率较高。”保险是一种低频、复杂的商品,很难直接接触到消费者。“目前,公安保险主要集中于各类小型、高频率的网络保险,多依赖渠道,缺乏核心竞争力。”此外,无论是国泰财产保险还是公共安全保险,“互联网基因”都烙印在体上,在各种情况下,网络保险的碎片化也是其中的“卖点”。国泰财产保险还告诉蓝鲸保险,下一步将是专注于互联网的场景和创新小碎片产品。网络保险业务是否如预期那样好?如何获得客户和如何规范是网络保险的两个重要问题。”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人徐玉琛分析了蓝鲸保险。他认为,在细分情景或本质上存在局限性。网络保险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具有低进入门槛和严重的同质性。要么不是很大,要么是入学须知_承认书网一场大价格战,那将是蓝海。战斗变成了红海.许多互联网服务并不仅仅需要,”郭说,并指出实际的业务量相对有限。我们来看看新美互惠吧。目前,它主要集中于长期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业务。没有兴趣很难产生动力。他认为,相互保险并非以盈利为目的,也不是制约发展的因素之一。一个或两个保险机构无法满足客户和平台的多样化需求。在他们看来,交通和数据是蚂蚁黄金衣服的核心。保险执照对他们来说是有价值的,但不要太大。”

【责任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https://www.c8.cn/Home/SetPasswordhttps://www.c8.cn/home/explainhttps://www.c8.cn/ylsj/gxk3.htmlhttps://www.c8.cn/ylsj/zj11x5.htmlhttps://www.c8.cn/zst/dlt/qqws.htmlhttps://www.c8.cn/zst/dlt/hqzh.htmlhttps://www.c8.cn/zst/qlc/lhzs.htmlhttps://www.c8.cn/zst/qlc/hzyl.htmlhttps://www.c8.cn/zst/qlc/dzbbzbzs.htmlhttps://www.c8.cn/zst/pl5/dxfx.htmlhttps://www.c8.cn/zst/pl3/smfb.htmlhttps://www.c8.cn/zst/pl3/joyl.htmlhttps://www.c8.cn/zst/pl3/jofx.htmlhttps://www.c8.cn/zst/pl3/wxfb.htmlhttps://www.c8.cn/zst/qxc/jofx.htmlhttps://www.c8.cn/zst/qxc/jozs.htmlhttps://www.c8.cn/zst/qxc/dxyl.htmlhttps://www.c8.cn/zst/qxc/dqzs.htmlhttps://www.c8.cn/zst/qxc/dlxzybzs.htmlhttps://www.c8.cn/zst/ssq/hqws.htmlhttps://www.c8.cn/zst/ssq/lhzs.htmlhttps://www.c8.cn/zst/ssq/chzs.htmlhttps://www.c8.cn/zst/ssq/dqzs.htmlhttps://www.c8.cn/zst/3d/lmfb.htmlhttps://www.c8.cn/zst/3d/hzzs.htmlhttps://www.c8.cn/zst/3d/elyyl.htmlhttps://www.c8.cn/zst/3d/jozs.htmlhttps://www.c8.cn/zst/56.htmlhttps://www.c8.cn/zst/52.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lmcl.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bhdw.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jbzs.htmlhttps://www.c8.cn/zst/pk10/hmcjzs.htmlhttps://www.c8.cn/zst/cqssc/zsxt.htmlhttps://www.c8.cn/zst/15.htmlhttps://www.c8.cn/zst/33.htmlhttps://www.c8.cn/zst/26.htmlhttps://www.c8.cn/zst/42.htmlhttps://www.c8.cn/zst/jsk3/dszs.htmlhttps://www.c8.cn/jihua/gd11x5.htmlhttps://www.c8.cn/jihua/hunkl10.htmlhttps://www.c8.cn/jihua/gdkl10.htmlhttps://www.c8.cn/jihua/xjssc.htmlhttps://www.c8.cn/jihua/pk10.htmlhttps://www.c8.cn/gaoshou/hlj11x5.htmlhttps://www.c8.cn/gaoshou/hunkl10.htmlhttps://www.c8.cn/zst/qxc/dqzs.htmlhttps://www.c8.cn/zst/33.htmlhttps://www.c8.cn/zst/42.htmlhttps://www.c8.cn/jihua/gd11x5.html